《共和國英雄》(四)第二樂章:信仰的力量

2019-06-19 16:47:15 作者:聶茂

萬行長詩,穿越五千年歷史

一捧熱淚,見證共和國榮光
 謹以此詩
獻給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共和國英雄》(四)第二樂章:信仰的力量

 

  第一節 琴:白求恩

  從時間到空間

  離開家

  到達一個新的

  陌生的國度

  如此陌生而貧困

  卻又是如此清新和富有

  如此充滿激情

  你在黑色的土地行走

  來了

  便不再離開

  你帶著和平

  奉獻與愛

  從繁華的溫哥華來到

  中國陜北的窯洞

  秋天來臨

  樹葉舒展如月

  厚厚的,鋪滿一地

  印上你的關懷與悲憫

  在觸目驚心的

  病痛之間

  在簡陋的手術室

  煤燈昏暗

  鮮血浸入地面

  全部變黑

  你彎著身子

  全神貫注,像麥穗垂下

  面對一張張充滿渴望的

  年輕的臉

  你雙肩聳立

  把欲望的旗幟

  插在最高的山頭上

  你的前面

  是一望無際的

  遼闊的沉默

  那些為了信仰

  而英勇赴難的戰士

  前仆后繼

  像風暴施虐過的稻田

  一個又一個倒下

  他們的脈搏

  仍在流溢著血水的泥地里

  搏動不息

  你無法一一合上

  他們的眼睫

  只把深深的自責

  封藏在冬天的皺紋

  封藏在折翼天使的嘴唇

  封藏在凝固的氣息里

  一個

  在金屬器皿和血之間

  浸泡的人

  逢到一個隱秘的

  世界

  你站在那里

  就是一座燈塔

  閃爍希望的顏色

  你是黃土高坡上

  生命的殿堂

  是窯洞密封的夜幕

  透出的燈光

  你把黑夜當成白天

  把時間抓得那么緊

  把頭埋得那么深

  比所有嘶啞的北風

  吹出來的寒冷

  還要深,還要深

  比所有落入泥土腐爛的

  樹葉的顏色

  還要深,還要深

  深在擔架卸下的疼痛里

  深在大地不服的雨水里

  深在肩膀抽搐的哭泣中

  你被致命的荊棘

  劃破的時候

  病毒

  報復般吞噬

  摧殘著你的身體

  你努力撐開

  塌陷的雙頰

  潮濕的眼睛

  燙的額頭

  劃破的手指

  被多變的劍氣所包裹

  然后,你變得寂靜

  痛苦之后的疲憊

  淡然,安祥

  如同你躺在簡陋的

  帳蓬中

  風從遠處吹過

  那么多熱愛你的聲音

  卻不能觸及你

  以及你圣潔的靈魂

  涌起的淚水

  強忍的嘆息

  流淌的

  是你未完成的使命

  和熱忱的心愿

  像一顆水

  滴進冬日的寧靜里

  汗水,鮮血,青春

  一同見證

  這莊嚴的事業

  這超越國界的

  無私的愛

  這大寫的愛

  飽滿的愛

  縱然我的淚水

  觸及不了

  你頭顱上厚厚的霜雪

  你仍然從高處聽到

  來自中國人民的崇高稱喟

  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

  此刻

  你在黃土的寂靜里

  迎接生命的凱旋

  如同你給遠方的故土

  寄回一封家書

  寄回暮色蒼茫

  寄回遙遠的東方

  你最后的笑

  讓鄉愁的悲切

  穿過杜鵑帶血的啼聲

  在中華古老的大地上

  久久回蕩

  第二節 鼓:夏明翰

  從屈原的故里

  誕生

  你原本是一名書生

  被汨羅河畔憂傷的節日

  和岳陽樓里的千古名句

  所吸引

  你追隨憂國憂民的

  精神血脈

  駕一輕舟

  經長江,過洞庭

  溯湘江而上

  抵達雁城衡陽

  抵達古老的城墻

  在未知的路里

  你看見塵埃騰起

  山河破碎

  夢中的雁鳴

  不忍回頭

  聲聲帶血,杏花滿地

  你走出板結的文字

  投入河流卷起的

  風暴

  你永遠不會忘記

  刻入記憶的

  時間節點

  21歲的冬天

  經毛澤東和何叔衡介紹

  你舉起拳頭,宣誓

  成為偉大組織中

  光榮的一員

  26歲那年

  農歷最美好的九月初四

  在韶山偉人的牽線下

  在李維漢、謝覺哉等人的

  見證下

  在長沙清水塘

  一間漏風的民房里

  你與鄭家鈞

  舉行了

  簡單而莊重的婚禮

  天作之合的婚姻

  青春勃發的年齡

  你緊緊地擁抱這一切

  就像擁抱夏季的河流

  1927年春節前

  你和妻子搬到

  長沙望麓園1號

  與毛澤東、楊開慧

  同住一個

  灑滿月光的院子里

  1928年,這個

  寒冷的年份

  你調任

  中共湖北省委常委

  那些從牙縫里擠出的日子

  那些掙扎的日子

  涂上泥巴和硝煙的

  日子,沒有膝蓋走路的日子

  叛徒出沒的日子

  沒有光明

  只有不幸和災難

  折磨的日子

  透過柴門

  是半掩的濕漉漉的

  紙糊的窗口

  你聽見

  豺狼在磨牙

  你聽見

  豺狼用槍聲和血淋淋的謀殺

  說話

  在黎明升起的朦朧中

  你打破了火藥的夢境

  沖破寒冷的年份中

  一系列凍僵的日子

  你戳穿了寧靜的謊言

  你撕毀了暴戾之魔的面具

  你用赤誠的眼睛

  凝視黑夜深層的

  熔漿般的希望

  秋收起義后

  你感受巖石團隊的力量

  戰友們堅強

  機智,執著,無畏

  黎明前消失的黑夜

  從另一條長滿苔鮮的小徑

  進入白天

  泥地里的污水

  墻墻上迸濺著

  花朵的血跡

  大街上

  橫七豎八的肢體

  殘敗的樹木和發黃的枯草

  受傷的村子流出的血

  滲入井水

  被毀壞的心臟

  變成灰白的液體

  孩子們剩下饑餓的骨頭

  老人們流干淚水

  嘴里反復念著

  明知無用

  依然虔誠的祈禱

  披著黑巾的

  河流

  喪魂失魄丟下臉盆的

  浣衣的妻子

  穿著孝服的空氣

  令人不安的

  沉默的大山

  手無寸鐵的

  眼晴

  這些損失和悲傷

  這些被玷污的花園和大地

  這些被殺害的鮮花和信仰

  一滴一滴,逆回

  母親的胎盤

  匯入大地的血管

  發出春天悲壯的轟鳴

  1928年過得真慢

  就在這一年

  最沉重的2月

  你在漢口

  被敵人逮捕

  這一年的二月

  多了一天

  農歷2月29日

  這多出的一天

  就是為了記住

  你的被殺

  這多出的一天

  就是為了讓你

  從容地寫下

  驚天地、泣鬼神的

  就義詩

  “砍頭不要緊

  只要主義真。

  殺了夏明翰,

  還有后來人。”

  這多出的一天

  就是為了讓歷史

  刻錄

  這個地點

  武漢漢口的余記里

  這多出的一天

  就是為了突出敵人的

  暴行

  這多出的天

  就是為了呈現28歲的

  完整的你

  英俊,剛毅

  倔強,執著

  帶著滴汁的綠的年輕

  這多出的一天啊

  就是為了讓后人記住

  那一顆火紅的

  從泥濘的地面上

  緩緩升起的

  不屈的靈魂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你原本是一名書生

  更是一名戰士

  一只翱翔于天地之間

  享受生命之樂的

  自由的大雁

  你走進一個青春迸發的

  熱血的世界

  由于叛徒的告密

  你奮飛的翅膀嘎然

  折斷

  大雪紛紛

  無情的雪墜入

  饑餓的山谷

  發出強大的

  綿綿不絕的回響

  在你面前

  不可一世的酷刑

  拼命掙扎

  恐懼得像一只老鼠

  面對因發燙而冒出的

  青煙的鋸齒

  你熔化成一條鐵魚

  害怕的不是你

  而是殘暴的施刑者自己

  當明晃晃的屠刀架在

  你脖子上的時候

  當母狼般的烏云

  嚎叫著

  死死罩住

  你天空的時候

  當田野上饑餓的皮膚

  經受暴雨抽打的時候

  你想起曾經寫下的《金魚》

  那奔騰著原始的

  憤怒的力量

  “魚且能自由,

  人卻為囚徒。”

  你推開悲傷的時刻

  忍受著可怕的與親人的

  別離

  你碰上的死神

  比死神本身還要粗暴和兇殘

  一道道布滿麥地的抓痕

  和血液的道路就是證明

  你以寶貴的

  生命的滑落

  為人間

  撕開一道光明的口子

  那一刻

  血濺一地

  真理和信仰輝映長空

  人們追尋你的方向和腳步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從屈原的故里誕生

  你經歷人世的28年

  不得不帶著

  滴汁的綠和愛離開

  你讓刀的節奏更加鏗鏘

  你讓斧的威嚴更加鋒利

  你讓火的舞蹈更加持久

  你的生命像一道閃電

  雖然短促

  卻照亮了

  發黑的密封的夜

  你的生命

  像春天里的花朵

  雖然只有一瞬間

  卻將暗香

  永久停駐在人間

  你在世的每一天

  都有

  蕩氣回腸的故事發生

  你在世的每一天

  都有

  激情的細節從渾濁的水中

  升起

  最后,你拋下

  深愛的妻子

  鄭家的好女兒--鄭家鈞

  你拋下

  永遠愛不夠的

  惟一的女兒--夏蕓

  你柔情的風

  纏住了樹葉

  為的是讓森林高高地挺舉

  你堅強的果實

  吐出籽兒

  為的是

  讓泥土更好地掩埋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你用氣吞山河的方式

  將深沉的愛留給

  更加遼闊的背景

  將大寫的愛

  留給人民和滄海桑田

  將深沉的大寫的愛

  留給

  沉重的歷史和光明的未來

  第三節 瑟:方志敏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優秀的小說家

  即便關在囚室

  你都觀察得如此仔細

  “四壁都用白紙裱糊過,

  雖過時已久,

  裱紙變了黯黃色,

  有幾處漏雨的地方。”

  你將暗無天日的痛苦

  輕輕撫平

  在極端的空間

  你用浪漫

  戰勝囚徒的禁錮

  你最早發表的小說《謀事》

  與魯迅、郁達夫、葉圣陶等人的

  作品一起

  選入上海小說研究所

  編印的小說集《年鑒》

  我懷著崇敬的心情

  閱讀,我確信

  如果沒有戰爭

  你一定會寫出

  更多更好的作品

  一定會寫出

  無愧于時代的

  偉大詩篇

  你,江西弋陽人

  最樸素的銅

  閩、浙、皖、贛革命根據地的

  創建者

  貧窮母親的兒子

  抗日先遣隊的總司令

  1935年1月27日

  你不幸被俘入獄

  風中的憤怒

  死死

  頂住某一個高度

  “中國人也是人,

  不是豬和狗,

  不是可以隨便屠殺的。”

  這是你滴血的心聲

  是拳頭砸在墻壁上的痛苦

  是黑夜中不可抑制的

  閃電與吶喊

  有人為獲取玫瑰刺上的

  一絲幽香

  寧可扭曲自己的脊梁

  而你

  在信仰中捍衛自己

  觸摸真實的

  心跳

  面對種種威脅利誘

  你堅貞不屈

  寫下《可愛的中國》、《清貧》等名著

  這樣的文字

  有筋骨,有血脈,有正氣

  這樣的文字

  把文運與國運聯到了一起

  這樣的文字

  是家國情懷的文字

  是鏗鏘有力、氣貫長虹的文字

  它比得過

  歷史上任何一部

  經典式的黃鐘大呂

  半年后,你被秘密

  殺害,時年36歲

  你實踐了

  “努力到死,奮斗到死”的誓言

  你將共產黨員的光輝

  映照在

  遼闊的祖國大地

  有些人,想擁有的

  只是一個字

  失去的卻是整個一生

  有些人,渴望

  一雙秋天有力的手

  牽著他們

  走出迷惘的季節

  如果他們讀過你的文字

  就會濯塵

  就會活出

  清凈的自己

  “清貧,

  潔白樸素的生活,

  正是我們革命者

  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

  這是你的忠告

  更是你一生

  最真實的寫照

  毛澤東同志稱贊你

  “以身殉志,不亦偉乎”

  這是人民領袖

  對共和國英雄的中肯評價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一位有擔當的父親

  你會省吃儉用

  愛護妻子,養育兒女

  孝敬父母

  就像小草孝敬春天

  你讓靈魂之鐘

  再度響起

  你讓從未高舉的手

  以玫瑰發香的方式伸過來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一位改革的實干家

  藍色的海洋

  敞開波濤般的胸膛

  你讓跑馬一樣的思緒

  重新奔騰

  “我們決不能讓偉大的可愛的中國,

  滅亡于帝國主義的骯臟的手里!”

  你渴望

  在月疏星稀的夜晚

  坐在窗前

  與大家一起

  讀書,思考

  享受大地的恩澤

  聽淅淅瀝瀝的

  雨水和夜的寧靜

  從指縫間流過

  然后,你提筆

  寫下精彩的詩句

  以及,你將寫未寫

  留下的空白

  今夜,沒有月光

  只有你默認的

  文字,珍貴,潔實

  淹沒我的思想

  這些瓷質的碎片

  在風中流浪的時間

  太長

  我重新編排

  它會發出自己的光芒

  撕去的是日歷

  留下的是

  心之滄桑

  離去的時刻

  多少人忘記來時的初心

  寒冷的露珠

  隱藏著花冠的香氣

  誘惑的溝壑

  令人迷失方向

  災難的瓦礫

  摧毀人性深處的

  幽光

  在你這里

  戰火和廢墟交集

  在你這里

  詩歌和愛情齊飛

  你赤手空拳

  舉起一支沖鋒的火距

  照亮黑暗走廊里的

  每一個角落

  那里

  有一柄柄警醒的鑰匙

  有一叢叢沉重的記憶

  感恩有你

  讓火山的血脈

  承續優美的語言

  感恩有你

  讓大地的紙張

  保持山水的清白

  第四節 箏:趙尚志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無私的名字

  你腳下的松花江

  來回奔騰

  在苦難的浸泡里

  你的目光

  像火一樣熱烈

  你的聲音傳遞

  盡忠報國和民族大愛

  你的憂傷

  長在古老的土地上

  你跟在光明的后面

  追隨啟迪你智慧的人

  追隨將你的光明

  引向更高更遠的人

  你將夢托付給家人

  將思念交付給異鄉

  你選擇出發

  就是選擇

  跟國家存亡和民族的復興

  聯在一起

  你選擇出發

  就是選擇

  海角天涯

  可是

  你還來不及走出故土

  你就被罪惡的黑咬住

  你聽見周圍發出一陣陣

  狼的嚎叫

  像鋸子一樣

  割裂你的心臟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奉獻的名字

  你在歌唱處開花

  你在激流中破碎

  你陷入瓦礫的溝壑

  那是痛苦鉆出的枯井

  風打麥波,雁送征人

  你披靡無數

  被逐于千里之外

  那又如何,只要還有敵人

  戰斗就沒有停止

  日偽軍的瘋狂“討伐”與“清剿”

  你和你的抗聯部隊

  遠征松嫩平原

  爬冰臥雪,風餐露宿

  作戰百余次

  狠狠打擊了日偽軍

  餓狼般的叫囂

  “爭自由,

  誓抗戰。

  效馬援,

  裹尸還。”

  你寫下

  《黑水白山·調寄滿江紅》

  白紙黑字

  沖天的豪氣

  至今回響

  在山水之間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光榮的名字

  你在黑夜中沖鋒太久

  你的疲憊連著你的傷痕

  被你的血液所包圍

  黎明的光芒

  照著你無畏的挺進

  旌旗獵獵

  偉岸的身軀

  像火炬一樣奪目

  你握住祖國母親的手臂

  你一握住,就不能放下

  你嗅著母親的肌膚

  感受母親的體香

  你莊嚴地跪下身子

  親手為母親盤好長發

  你的口袋里

  始終裝著母親的語言

  那滿滿的一口袋

  走到哪,吃到哪

  你和著血

  和著水

  和著泥

  吃下去!

  你和著鐵屑

  和著鋼片

  和著炮火

  吃下去!

  你把饑餓下去

  把痛苦吃下去

  把絕望、憤怒和抗爭吃下去!

  你向母親致敬

  你向一顆飽經滄桑的心靈

  獻上圣潔的頌詩

  你從浪尖到浪尖

  應和著海的呼嘯

  你站在燈光的甲板上

  猶如一名戰斗的水手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樸實的名字

  你,與人為善

  與大地、村莊和河流為善

  你并不是一個好斗的人

  但為了捍衛你的善

  捍衛大地

  捍衛村莊和河流的尊嚴

  你義無反顧地向惡沖去

  向洶涌的黑暗沖去

  直到被惡撕傷

  直到被洶涌的黑暗吞噬

  1942年2月12日

  你率部與敵人作戰時

  身負重傷被俘

  你寧死不屈

  窮兇極惡的敵人割下

  你的頭顱

  運到長春慶功

  而把你的軀體

  扔進了松花江的

  冰窟中

  多少年

  你的頭顱一直

  下落不明

  直至2004年6月

  失蹤62年的你的顱骨

  才從吉林長春護國般若寺中

  發現

  青山含笑

  你的頭顱流血

  仍然高高地昂起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崇高的名字

  夜色深沉,炮火的轟鳴

  夾雜著你嘶啞的呼喊

  硝煙

  撕去了最后的一頁

  長夜終逝

  時間蒼茫

  沉默的河底

  一層一層舒展

  你敞開家門

  看著母親的

  河流不緊不慢地流淌

  見證不喜不悲的過往

  見證流離失所的黃昏

  是什么鑄造了你

  尚志,這么一個不朽的名字

  你在河的那一頭

  我在河的這一頭

  中間隔著同一條河流

  那是我們的母親

  我想送你一片潔白

  像水一樣洗塵

  我想送你一樹繁花

  像春天一樣芬芳

  但我只有口袋里裝著的

  母親的語言

  只有黑土地上不斷生長的

  零碎的記憶

  只有在丘陵深處

  靜靜躺著的

  你的靈魂

  只有母親含香的肌體

  只有后來的

  和平與安寧

  所有這一切

  正是你的偉大的信仰和夢想

  第五節 笛:趙登禹

  一滴血

  從你的胸口涌出

  被榮耀照亮

  你生下來

  并不是為了

  這些榮耀

  你生下來

  僅僅是

  為了好好地活著

  像每個普通人一樣

  腳踏大地

  感受幸福

  砍柴,喂馬

  求學,結婚,生子

  成長為一個

  有責任的兒子、丈夫與父親

  那些誕生過

  真理的言語

  被汗水淋濕

  被你和你的戰友

  看成是理想和血液的

  一部分

  你的手

  伸向哪里

  哪里就變得

  紅潤與亮堂

  你的微笑

  在哪里開放

  哪里的野草

  就感覺到

  春天的降臨

  直到你

  閉上眼睛

  這一切的

  一切

  有如奔騰的

  狂風

  在你的胸脯上

  起伏不停

  你是山東菏澤縣

  杜莊鄉趙樓村人

  身高一米九

  大個子

  典型的關東大漢

  日寇悍然發動

  “九一八”事變

  你的頭上枕著大刀

  戰火燒到了

  長城一角

  在喜峰口陣地

  你跺腳,罵人

  揮舞拳頭

  然后,你惡狠狠地

  高唱著

  “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

  你讓驕橫的

  入侵者

  做了一回

  “白日下的噩夢”

  5000余名日寇的尸體

  18門炸毀的大炮

  你用一死再死的方式

  用至今還殘留的腥味

  和男人的血性

  悲壯地

  贏下了殘酷的戰爭

  這次大捷

  讓濺滿鮮血的

  青天白日旗

  在刺目的

  天空下

  徐徐降下了

  那不可一世的

  猙獰的臉

  菊與刀

  一如你的性格

  左手柔美

  右手陽剛

  你把前額

  貼在刀背上

  把肩

  頂住槍托

  把手

  放在板機處

  把眼睛

  嵌入槍的準星

  時刻提防

  追隨黑夜的殺機

  只要敵人還在

  死亡就無法把你

  打翻

  只要別處

  還有陰風吹起

  你的神經

  就緊緊釘

  在戰爭的樹上

  那天晚上

  日寇包圍了

  古老的村莊

  你把大刀隊集合起來

  把敢死隊集合起來

  喝完酒

  把碗摔碎

  把銀圓放在每一個隊員

  面前

  你一條腿綁著繃帶

  手臂上纏著白毛巾

  每人一把匣槍

  五顆手榴彈

  每人背著一把

  鑌鐵打制的大刀

  大刀上紅的穗帶

  在雪地里發出

  暗紫色光芒

  像火一樣跳躍

  將每一個隊員的臉

  照得

  像高粱一樣的紅

  這是一群20來歲的

  農家子弟

  如果沒有戰爭

  他們就會

  在這里

  安居樂業

  娶妻生子

  休養生息

  像祖祖輩輩有過的一樣

  可這片土地

  落下了暴雪

  寒冷

  從腳板直刺頭頂

  這片土地

  連同世世代代

  耕種于此的

  父老鄉親將

  被突如其來的

  血腥的風

  強暴與蹂躪

  不甘奴役的你

  不愿跪下的你

  挺身而出

  召集了

  這批

  有情有義有血性的

  莊稼漢

  夜戰就要打響

  突然

  一個母親

  帶著一個姑娘

  向你跪下

  母親哭訴著

  你的手下

  闖入她的家門

  年輕的姑娘

  受到驚嚇和侮辱

  你的怒火

  決堤而出

  嚴叱違令者出來

  接受懲罰

  你萬萬沒有想到

  違令者

  竟是你的傳令兵

  開刀問斬之際

  你怒斥

  傳令兵為何如此犯傻

  那是個二十歲的小伙

  他誠實而顫抖地作了

  交待

  “我并沒有欺負這姑娘。

  今晚惡戰,

  腦袋別在褲帶上

  但長這么大,

  我從來沒見過姑娘家的乳房。”

  剎那間

  每個隊員

  都紅著臉

  低下了頭

  你還是狠心

  下令將傳令兵

  推出去

  斬首

  那個母親

  再次跪了下來

  向你求情

  而那個姑娘

  慢慢

  將胸前的棉衣

  剝開

  露出發育不全的

  小小乳房

  白森森的

  像一片暈目的

  月光

  將整個黑夜

  劃傷了

  夜

  更黑了

  強盜來了

  你一聲怒吼

  “來得好!殺啊!”

  每一個戰士

  像出膛的炮彈

  呼嘯著

  沖向敵人

  黎明被禿鷹啄痛

  強盜吞下了

  有毒的苦水

  血液里

  一個個英雄的頭顱

  圓睜著

  不死的眼睛

  傳令兵

  倒在血泊中

  嘴里死死地咬著

  強盜的一塊肉

  強盜倒在黑色的血水中

  臉上凝固著痛苦的表情

  無助,丑陋,猙獰,恐怖

  天亮后

  你含淚收集

  英雄的尸體

  你赫然

  發現

  那個母親和那個姑娘

  手拉手

  像戰士一樣

  慨慷赴難

  殺身成仁

  白雪覆蓋的盡頭

  一片新綠越過

  你的背影

  直到太陽退走

  一滴最小的

  雨

  從你相隔

  更遠的地方

  傳遞生長靈魂的

  泥土的氣息

  如果你的手

  不是握在

  我們的手中

  如果我們的血液

  不是

  在你夢中的脈管里

  流淌

  如果你的光明

  和我們體內的

  光明

  從未發出如此強烈的

  音樂般的碰撞

  你即便

  被潮濕的風

  捉住

  我們即便

  被秋天的世界

  捆緊

  我們依然會分離

  仍然被記憶中的

  痛苦占領

  我們的黑夜

  依然看不見

  音樂的律動

  看不見壁爐里的

  火苗

  看不見墻上

  巨鐘的嘀嗒聲

  看不見一本書

  靜靜地打開

  等待某個人

  來閱讀

  看不見一首詩

  一行接一行

  那么激烈地

  應和著蒼天

  應和著青草

  應和著大地和河流

  如果你的手

  不是握在

  我們的手中

  如果我們的血液

  不是

  在你夢中的脈管里

  流淌

  我寫下

  這些文字

  還有什么意義?

  我的堅決

  我的執著

  我的淚水

  我的激情和熱血

  在祖國

  這個最繁華的時刻

  表露無遺

  7月28日

  血戰六小時后

  在集結途中

  你被伏兵擊中胸部

  你身中數彈

  倒在血泊中

  當你

  從昏迷中醒來

  你對身邊

  淚流滿面的人說

  “軍人戰死沙場原是本分,

  沒有什么值得悲傷。”

  言畢

  你含笑而逝

  年僅39歲

  你是抗日殉國的

  第一位師長

  當晚,你被北平紅十字會

  草草掩埋于

  一荒塋

  陶然亭內龍泉寺的僧人們

  聞訊

  將你的遺體

  秘密取出

  但你仍然

  圓目怒睜

  老方丈用手將你的雙眼

  輕輕合上

  盛殮于一柏木棺材

  暫厝于寺內

  僧人們

  一遍又一遍

  給你的棺材上漆

  你的棺木

  被龍泉寺的僧人們

  冒險

  守護了八年

  他們說

  你的棺木里

  時常

  響起大刀的

  錚錚聲和吶喊聲

  響起

  馬蹄銜枚疾走的

  風雨聲……

  在荒涼的披蓋著

  月光的墓地

  在銀色的打擊和永恒的

  痛苦交織的原野

  突然

  落下大片大片

  從未喝下的

  葬禮的酒

  我喝著這些

  有些生澀的葬禮的酒

  這些不再傷害的

  充滿生命的酒

  這些濃烈的酒

  菊花的酒

  大刀的酒

  這些以你的名字

  命名的酒

  有著信仰和夢想的酒

  在今天這個時候

  誰也不用告別

  在黎明已過

  在太陽升空

  在清明還沒有到來之前

  我盡情地喝下

  這些酒

  喝下卑微與崇高

  因為你,歌謠掠過馬背

  流星滑落山脈

  因為你,每一顆心

  都留下了山谷的回響

  因為你,每一個音符

  都銘刻大地的方向

  因為你,每一道閃電

  都浸泡著時間的光芒

  第六節 簫:狼牙山五壯士

  隔著一層雨水

  我在布谷鳥的叫聲中懷念你

  懷念潔白的庭園

  南風拂過

  掀開的帶著稻香的農田

  懷念瘋狂的生命之樹

  在陽光的吶喊中

  像波浪一樣跳躍

  懷念深夜里

  月光無眠的嬉戲和無盡的絮語

  懷念狼牙山

  像狼牙一樣

  卡在日寇入侵晉察冀邊區的

  咽喉上

  那里有5座大山36峰

  遠遠望去

  山與山相連

  峰與峰相牽

  望不透的突兀連綿

  看不穿的刀劈斧鑿

  懷念一次次抗戰的勝利

  以露珠的方式展示她的

  五光十色

  懷念村里的小伙子姑娘們

  在疲憊的大地上沉睡后醒來

  用雪白的手

  采摘青草

  在夢的邊緣歡喜游蕩

  把埋在地下的米酒

  挖出來

  倒進祖傳的陶罐里

  沒有誰在意

  自己的名字被風記住

  沒有誰在意

  自己的歌聲在峽谷中回響

  沒有誰在意

  陽光的吶喊

  沒有誰在意

  烏云的沖動

  沒有誰在意

  那一次又一次的

  刀與火的

  生死較量

  隔著一塊藍天

  我在陽光流溢的早晨懷念你

  懷念日歷牌上的圖案

  用七種顏色無比生動地

  打扮起來

  懷念校園里的鐘聲

  帶著歡快的旋律

  向遠方流去

  懷念溪邊的浣衣少女

  把美麗的初戀

  丟進水中的手絹里

  懷念歷史上

  那滴血的一頁

  再也不要翻開

  1941年,侵華日軍

  對河北易縣進行

  可恥的“掃蕩”

  制造了田崗、東婁山等多起

  慘絕人寰的大案

  兇殘的“三光”政策

  犯下了人神共憤的

  罪行

  你嚯然站起

  像一匹匹受百鞭之笞

  而狂奔的野馬

  你不悲哀,不訴苦

  眼里噴出石榴般的火焰

  你拋著煤球一樣

  熾熱的仇恨

  沖向正在滴血的刀尖

  你奔涌的大海

  漲了上千次潮水

  不斷地漲潮

  又不斷地

  退向成群的死亡

  退向海鷗咆哮的地方

  退向浪花撲打的海岸

  你投放了全部的

  新生的希望

  讓溺水的戰友和父老鄉親

  爬上高高懸起的

  生命旌旗的帆船

  隔著一個秋季

  我在暴雨成災的草垛上懷念你

  懷念古老的聽覺

  如杏花跌落枝頭

  懷念透明的煩惱

  如夜中的幽靈若隱若現

  懷念固定沙啞的鐘聲和破舊的鏡子

  發出的離群索居的氣味

  懷念你努力挺直著

  枯瘦的脊背

  表達對小草對泥土的熱愛

  懷念淹沒于人群之中的

  發光的關于你的油畫

  懷念與太行、呂梁比肩的贊美

  懷念讓你滿心疲憊的

  崢嶸歲月

  懷念你在戰斗中臨危不懼

  子彈打光就拼刺刀

  刺刀拼完就用石塊還擊

  面對步步逼近的

  血盆大口

  你寧死不屈

  毀掉槍支

  縱身躍下數十丈深的

  懸崖

  那一刻

  雄鷹的翅膀

  覆蓋了整個大地

  那一刻

  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

  壯烈殉國

  那一刻

  葛振林、宋學義被樹枝掛住

  幸免于難

  那一刻

  你和你的戰友

  用生命和鮮血

  譜寫了一首氣吞山河的

  詩篇

  義薄云天啊

  聶榮臻聞訊后

  揮筆題詞

  “視死如歸本革命軍人應有精神,

  寧死不屈乃燕趙英雄光榮傳統。”

  那一刻

  你躍出的背影

  成為巖石

  讓狼牙山伸出的每一根松枝

  都成為一位勇士的脊梁

  隔著一個清明

  我在香燭裊裊的肅穆里懷念你

  懷念真理

  從突然的方向鞭打我的胸口

  懷念帶著祭品的夜晚

  憂傷地訴說出心中的

  寓言

  懷念發白的呼喚

  不斷敲打長滿雜草的

  斑駁的庭園

  1971年6月26日

  宋學義在鄭州病逝

  享年53歲

  長眠于沁陽市烈士陵園

  而他的魂魄去了

  狼牙山

  2005年3月21日

  葛振林病逝于衡陽

  享年88歲

  五壯士中最后一位在世者

  也永遠離開了

  他們在狼牙山

  重新聚首

  在獵獵大風中

  依然狂笑

  隔著一個世界

  我在野草叢生的山坡懷念你

  懷念風中最后的一吻

  留在清晨的墓碑上

  懷念你

  狼牙山的每一位壯士

  懷念安睡的肩膀

  仿佛新生的海洋

  涌向祖國的四面八方

  懷念那無人居住的

  痛苦的土地和海岸

  有你的靈魂

  在安息

  隔著一層雨水

  我在布谷鳥的叫聲中懷念你

  隔著一塊藍天

  我在陽光流溢的早晨

  懷念你

  隔著一個秋季

  我在暴雨成災的草垛上

  懷念你

  隔著一個清明

  我在香燭裊裊的肅穆里

  懷念你

  隔著一個世界

  我在野草叢生的山坡

  懷念你

  懷念你

  讓我不再有任何的隔閡

  懷念你

  讓我擁有這獨一無二的

  花開的一切

  第七節 磬:董存瑞

  從你誕生的那天起

  你的生命

  跟祖國的光榮

  連在一起

  你曾畫過

  黃河的皺紋

  喝過長江的水

  從小學課本里

  知道了脊背一樣堅實的

  長城

  你真希望去看看

  可你過早地走了

  在一條條恐懼的

  戰壕,在號角深處

  你遭受的黑暗

  足以淹沒整個世界

  是你,在黎明前

  莊嚴

  拉響了黎明的快門

  而我們因此能夠

  在光明中生存

  我的回憶

  從你身旁的燒土開始

  濕漉漉的文字

  在流動,你在文字外

  在浪尖,用巨大的手

  舉起死亡

  輝煌的一瞬

  激勵了無數的人

  從純潔的高粱地

  從穿越苦難的

  鴨綠江

  從將軍到士兵

  每一只拳頭

  蓄滿力量,復仇的怒火

  野馬一樣奔騰

  正是你,敢于

  吞飲彈片的人

  拒絕死亡

  又走進死亡

  你聽到了

  從祖國飄來的

  聲音,那么高,那么明亮

  那么親切和深厚

  你吻著

  天空落下的淚水

  一如吻著

  失去的愛情

  母親的好兒子

  你受難的日子

  已經結束

  你炸不爛的靈魂

  被沉痛的哀悼所浸潤

  年年歲歲

  無數的人

  聚在一起

  驅逐你的寒冷

  你沒有窗戶的屋子

  就是你永遠的家——

  有鳥來棲。

  第八節 塤:黃繼光

  沿一路銅銹

  沖進硝煙

  你一如既往

  像嬰孩忠誠母乳

  為多災多難的民族

  你堵在戰火的

  噴射口

  成為

  一扇鐵鑄的大門

  機槍將你打成

  篩子,使你的年齡

  森林一樣

  難以確認

  你每一滴血

  都成為一顆呼嘯的

  子彈

  捍衛每一寸土地

  你睡著的時候

  靜默回到了祖國

  陽光剝去外殼

  你醒來,周圍是

  另一些街道

  田野和星辰

  你撫摸

  祖國含鐵的皮膚

  如此饑渴

  整個世界

  像一頭小鹿

  在你的掌心跳躍

  自你去后

  死亡就降臨到敵人

  所恐懼的

  馬匹頭上

  那個以你的

  名義命名的高地

  已被戰友們奪回來

  通往和平的路上

  你寧愿

  做一只美麗的鴿子

  你被埋在

  你所熱愛和保衛的

  泥土下

  風吹草動

  人們從大地

  搏動的經脈中

  感覺到你炸斷的手

  仍然執著地

  伸出草叢

  發出礦石的轟鳴

  今天

  當你以雷電的方式

  引發

  一場目光雨

  我要走出書本

  到城市

  到鄉村

  到一切有灰塵的地方

  接受你的沖洗

  并且

  諦聽

  你有色的手語——

  青春無悔!

  第九節 缶:邱少云

  世界黑暗

  戰爭把你推向

  死亡的

  奠壇

  母親站在河邊

  想念你又不忍看見

  那水罐裝滿

  太多的東西

  沉重得

  叫人提不起來

  為保衛自由的礦藏

  為被玷污的

  河流洗去所有的

  恥辱

  你把刀制的葡萄

  握在胸口

  像握著露珠里

  閃亮的骨頭

  比沉默還沉默

  烈火熊一樣

  撲來

  你一動不動

  石頭

  在燃燒中居住

  遺忘的情節

  嶄新的誘惑

  鉆石的月亮

  所有的痛苦

  沸水般向你涌來

  受傷的額頭

  雋刻一道嚴峻的

  命令

  伴隨火的方向

  你把耳朵貼在

  大地上

  從炮彈的縫隙

  從被粉碎的腳步聲中

  你聽見

  嘹亮的國旗在硝煙里

  升起

  掩體后面

  流動的時間到處傳頌

  你的名字

  水詛咒著水

  火追逐著火

  當鋼琴和小鳥

  當玫瑰和瑪瑙擺在桌上

  如果問你要什么

  你就說:祖國

  瘋火早已熄滅

  英雄啊

  你就是

  大地上最長的河流

  我要在你倒下的地方

  尋找一個小小的源頭

  我要在你

  疲憊的腳下

  獻上

  一束潔白的紙花——

  祝你安息

  第十節 筑:羅盛教

  讓我盡快忘掉吧

  那寒冷的冰塊

  板結的空氣

  強大的哭泣

  那被虐殺的

  植皮和流淚的河

  河面上覆蓋著

  狼牙的印痕

  覆蓋著蜂房的基石和樹上

  倒掛的冰柱

  我停下來

  從熟悉的書本中翻過

  從寫有湖南新化縣

  松山鄉桐梓村的

  光榮處翻過

  我推開

  一堆陳舊的文字

  抒情滑到

  滑到成粗糙的血

  凝結

  在清晨未散的硝煙中

  不由自主

  我的手

  伸進那一天的光輝

  閉上眼睛

  感受伸進冰塊中的黑夜

  感受從古老的

  村口出發

  再也不會回來

  一只被囚的鳥

  在遠處拼命跳動

  讓我忘掉這痛苦

  忘掉這幸福

  這冶煉的

  友誼

  讓我忘掉

  這鉛色的貧窮

  忘掉

  比海還寬的天空

  只是因為你的到來

  一種偉大的精神

  讓瞬間的花

  開成了永恒的姿態

  1952年1月2日清晨

  正值隆冬季節

  你和戰友宋惠云

  在河邊練習投擲榴彈

  冰雪蓋住河水

  4名朝鮮少年

  在櫟沼河上

  滑冰

  忿怒的兀鷹

  一種不祥的預兆

  從草垛旁突然起飛

  仿佛一只鐵蹄

  猛烈地撞擊

  我的額頭

  河面上

  充滿殺氣的羽毛和疾風

  掃蕩傾斜的危險和烏沉發白的塵土

  看不見一只疾飛的飛禽

  看不見帶著利爪的鉤

  在四周埋伏

  只看見四個少年

  被自由放飛

  在危險地跳著舞蹈

  腳下

  就是暗藏的陷阱和刀口

  一個名叫崔瑩的少年

  突然掉入冰窟

  情況萬分危機

  你聞訊,脫掉衣服

  沖向出事地點

  零下20℃的嚴寒

  你縱身一躍

  冰河漆黑

  好一會,你浮出河面

  又鉆進刺骨的水里

  落水的崔瑩終于

  被托出水面

  不料“嘩啦”一聲

  冰面又塌了

  崔瑩連人帶冰

  再一次

  落入巨大的

  黑暗中

  你是鐵打的么?

  我確信

  你不是

  的確不是

  你是活生生的人

  你的血液越流越緩

  你凍得發紫

  渾身打顫

  體力消耗殆盡

  但你仍以

  驚人的毅力

  再次潛入水中

  用最后的氣力

  將崔瑩頂出水面

  朝鮮的少年得救了

  但你卻沉了下去

  獻出21歲的寶貴的生命

  全村老百姓趕到河邊

  噙著熱淚

  將你安葬

  在村莊邊的佛體洞山

  我知道

  如果炮火隆隆

  你一定會像一顆子彈

  沖在火焰的最前線

  你會用血肉之軀

  切開一條

  生命線

  用鮮血染紅的旗幟

  讓敵人聞風喪膽

  但你選擇

  飛翔的方式

  與殘酷的戰火

  抵達

  同樣的高度

  讓我盡快忘掉吧

  那些重新覆蓋的冰塊

  在開放的空氣

  平靜的河面和消失的哭泣中

  我看見一個身體

  變成

  一千個身體,一萬個身體

  我看見一個男人

  變成

  一千個男人,一萬個男人

  我看見

  你在雨和夜的憂傷中

  在拔地而起的風暴中

  與英雄的雕像和沉重

  石塊

  聯在了一起

  而我,更希望

  你是活著的生命

  帶著永不改變的鄉音

  沿著灑滿陽光的

  單純的方向

  跟我回家

  第十一節 鈸:歐陽海[1]

  如果可以

  你就拿走我的照機

  拿走我的書本

  甚至拿走我的頭發

  拿走露珠和每天要用的水杯

  可是,你別拿走我

  剛剛摘來的康乃馨

  我要把它

  獻給一個人

  一個只身推馬的

  年輕的生命

  他沿著282的枕木

  一路北上就是北京

  可他停在了這里

  在吹起紅旗的風里

  至今回響著

  他反復撞擊的心跳聲

  如果可以

  你就拿走我的眼睛

  因為牢記

  我不會輕易翻閱

  那一段歷史

  每一次回顧

  都會看到同情的場景

  同樣的震撼

  同樣的悲痛

  世界靜止

  那不顧一切

  沖鋒的背影

  強烈撞擊

  我的瞳仁

  一群山嵐向湘江吹來

  滿天霧氣

  朦朧的大地

  那是當年的眼淚

  讓我去哭一哭

  人民的英雄

  歐陽海,這個典型的

  男人的名字,我的兄弟

  1940年冬,你誕生

  在湘南桂陽縣蓮塘區

  一個叫老鴉窩村的貧農家里

  你的父母望著你

  愁容滿面

  出生不久,你的哥哥

  就被抓去當了壯丁

  為保住全家唯一的勞動力

  父母給你取了個

  女孩的名字,歐陽玉蓉

  你從小男扮女妝

  像泥濘的野草

  艱難生長

  秋日的海濱

  你只有太陽的微笑

  卻看不到這里的美麗

  看不到飛沫四濺的瀑布

  是怎樣吸納大地的氣息

  在春天愛情的

  季節里

  人們需要你的微笑

  你就坐著或站著

  就像我心目中的戀人

  期待玫瑰的開放

  四周響起鳥兒飛過的

  溫暖的問候

  因為你

  那些被悲傷偷走的人

  再也看不到悲傷

  那些被恐懼打垮的人

  再也看不到恐懼

  那些為逃避不幸而苦苦

  掙扎的人

  再也不用背井離鄉

  你不會陷入

  迷失的烏云

  而不能自拔

  1963年11月18日早晨

  白霧茫茫

  細雨蒙蒙

  湘江東岸的

  群山之間

  長滿紅艷艷的楓葉

  一輛滿載旅客的列車

  由衡陽北上

  風馳電掣地向前飛奔

  伴隨著刺耳的

  汽笛聲

  列車駛入了

  峽谷中

  一個急轉彎的

  當口

  此時

  駐耒陽某部

  從野外拉練歸來

  一隊炮兵戰士

  拉著馱炮的戰馬

  沿著鐵路東側,迎面走來

  突然

  一匹高大的戰馬

  馱著炮架

  被突如其來的火車

  驚嚇住了

  它跨上軌道

  站在路軌中間

  紋絲不動

  列車以每小時30公里的

  速度

  向這匹戰馬沖來

  100米

  50米

  40米……

  車輪與鐵軌驚恐地

  嘶叫著

  尖銳的摩擦聲響徹山谷

  車廂劇烈地晃蕩著

  一場災難就要發生

  千鈞一發之際

  你大喊一聲

  沖了出來

  如猛虎下山

  用盡全力

  把戰馬推出軌道之外

  那是怎樣的一種悲壯?

  在瘋狂的海呼山嘯

  沖洗葡萄藤和火山竄起的

  地段

  那是怎樣的一種速度?

  在閃電以犁鏵的鋒芒

  切割故鄉廣袤的

  原野

  那是怎樣的一種精神?

  在月亮散發著

  芬芳的地方

  暴風雨收回之前

  你留下一片棕櫚

  閃亮雨露的全部

  一切重歸于靜

  你倒在了

  無情的車輪下

  列車上數百名驚慌的

  旅客

  急切地把頭

  探出車窗

  周邊的老百姓

  聞訊后

  紛紛從各個方向

  圍了過來

  誰也無法想象

  那一刻

  你以怎樣的勇氣

  在茂盛的芳草上邁步

  你丈量清晨的陽光

  獨自上升

  滿臉熠熠

  你朝著天空的方向

  向上,向上

  那是靈魂升空的

  必經之途

  遠方

  閃耀金屬的亮度

  山脈如黛

  而更遠處

  是春天的群山

  那不可接近的

  夢想的軌道

  火車安全地通過了

  在沖滑了300多米后

  停了下來

  你身受重傷

  倒在血泊里

  年僅23歲

  火車司機張世海

  失聲痛哭

  “他救出了幾百旅客的生命啊!”

  你用英雄壯舉

  實踐了自己的人生諾言

  “如果需要為共產主義的理想而犧牲,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

  也可以做到臉不變色心不跳。”

  太陽啊

  你不是擁有

  無所不能的光芒嗎

  為何不能

  將人間的寒冷的黑夜驅趕?

  鵬鳥啊

  你不是擁有

  無窮無盡的

  歡樂的時辰嗎

  為何不能

  讓我的心里

  釋放最后的憂傷?

  歐陽海

  親 愛的兄弟,我的英雄

  在故鄉的草垛前

  你回來了

  頭頂已沒有荊冠

  在村口的池塘前

  你回來了

  身上已沒有汗漬

  在父母的墳堆前

  你回來了

  你的靈魂如此干凈

  大片青草

  穿好衣服,遮蓋你

  一如遮蓋悲痛的淚水

  不久后的一天

  彭德懷元帥

  在成都新華書店

  買了一本《歐陽海之歌》

  日理萬機的彭總

  竟一連讀了三遍

  全書共444頁

  他在148頁上

  用紅筆劃了線

  寫了批注的有80頁

  共1833個字

  讀到感人處

  還連連落淚

  每一處淚痕

  都有“烽火連三月”的悲愴啊

  那血色的根

  難道就是花卉的記憶?

  那風的顫抖

  難道就是木蘭吹起的長笛?

  那命運的詛咒

  為何反復抽打著自己

  像雪一樣

  任淚水淹沒后來者的雙眼?

  那是令人懷念的時代

  單純,朝氣,美好

  連草木都有犧牲的

  精神和奉獻的勇氣

  山鷹問

  那個年輕人哪里去了?

  所有的山鷹都知道

  都驚訝你義無反顧的意志

  母親悲問

  我的兒子哪里去了?

  所有的母親都知道

  都驚訝你視死如歸的決心

  朋友問

  我的兄弟哪里去了?

  所有的朋友都知道

  都驚訝你慷慨赴難的勇氣

  親愛的朋友

  如果可以

  你就跟我去一趟

  歐陽海烈士紀念館

  它坐落于衡東縣的新塘鎮

  自1967年對外開放以來

  它已經接待海內外

  參觀者

  千百萬人次

  感動的淚水

  能匯成一條河

  可現在

  這里有些冷漠

  我們的英雄

  早已被很多人忘記

  親愛的朋友

  如果可以

  你來這個紀念館

  瞻仰

  你摸摸雪

  看雪是不是熱得發燙?

  你摸摸手

  看手是不是凍得發紫?

  你咬一口面包

  看面包是不是開始滴血?

  你凝望天空

  看天空是不是開始變白?

  親愛的朋友

  這就是我來到這里

  我要探尋

  為什么生命如花

  死亡卻不給人溫暖

  它將面包涂上血液

  讓悲傷

  在時間中反復稀釋

  為什么天空陰云密布

  讓雨水遲遲不下

  讓烏云遮蔽藍天

  那里本來

  就是艷陽高照啊

  親愛的朋友

  如果可以,你可以拿走

  我一生的獎金

  拿走原本不多的智慧

  拿走鮮花

  拿走茅臺和寶馬

  但不要拿走我的詩歌

  英雄累了

  長眠地下

  但詩歌不會疲憊

  這里的水晶之鐘

  永遠都會長鳴不息

  今天

  2019年元宵節

  一年中第一個月圓的日子

  我來了

  懷著深深的感恩

  因為昨夜的懸崖

  你破夢而出

  用最初的光

  再一次把我拯救

  [1]鳴謝:本詩寫作參考金敬邁《歐陽海之歌》一書,人民文學出版社1996年07月版




關鍵詞:
相關文章
www.3976437.live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新網編號:4312010001 備案證書:湘ICP備12011513號-1
©Copyright 2009 中國衡陽新聞網. 電話/FAX:0734--8888053
主管主辦:中共衡陽市委宣傳部 版權所有:中國衡陽新聞網站 法律支持:湖南業達律師事務所
卖早餐皮蛋瘦肉粥赚钱